设为首页 今天是:    
   
  首页 书画家查找 名家国画 名家书法 特价书画作品 沧州书画家 杂项 名人名家合影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全国第一家承诺所售作品终身包真包退的美术馆,中国画商联盟创会副主席单位。
 
 
      画廊新闻动态  
中国新文人画派代表人物、“金陵三杰”郜科的绘画世界
2014-02-15
                                                    批评家 冯远(艺术硕士)

 “玩赏”是中国传统文人的一种典型的人生态度之一。不同于庸俗的玩乐或玩物丧志般人格的堕落,玩赏代表了人性中智慧而富创造力的心态。它是藉以对美好事物的品鉴、玩味达到天人合一、物我交融的理想境界的途径。

  就艺术与创造者的关系而言,郜科便是这种人生态度的承继者,他的这些关于红粉佳丽的水墨画“江南丽人”印证了这一点。这是一些轻松、随意、没有任何使命感的画,虽在似与不似之间如儿童般的天真再现,实际上却把复杂的美态简化而至。媚俗中含有细腻的高雅,古典中又显现出当代。这些“江南丽人”向我们展示了一种已失传的生活的美丽,散发出浓郁的闲情逸致和古典“胭脂主义”的古雅的情调。

  饱满、慵懒的美人来自古老的美丽传说。她们或如文学中描绘的拥花而卧,或显身在烟花柳巷,似乎唤起了我们读中国古代言情小说中的野史、艳事,值得反复玩味的诗情画意本身就奥妙无穷,也是艺术能陶冶性情的本质所在。

  从元代发展到明清的文人艺术曾一度达到了中国艺术史的巅峰状态,但此后,这种艺术观不可避免地衰落了,然而在今天,郜科通过描绘那早已消逝了的市井生活方式,不仅使我们感到怡情逸性,而且也复苏了这种艺术观在当代的意义。郜科的艺术显示了断裂的传统与当下的现实之间惊人的弥合性,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玩赏一下这种艺术可能是永恒的价值呢。

  我也许算得上是收藏郜科绘画最多的人吧,其中原因,除了喜欢,还是喜欢。他的画,不光体现出他的性情,他的趣味,更有价值的是,他的画有着生动而可亲近的时代的精神。他有着尖锐的触摸当下生活的力量,他用中国画传统的笔墨,表现完全不同于传统的时代生活。他笔下的现实,是有温度的,有烟火气的。他描绘的人物,虽然是普通的、不起眼的,非主流的,却让我们感到似曾相识,立刻能够感同身受,立刻能够勾起回忆,立刻能够让我们想起缠绕我们,以及散落在我们周围的狂热、欢乐、苦闷、无聊、空虚,以及伤痛和恐惧。生活的一些隐秘的角落,随着他浓墨重彩甚至非常香艳的画风而展露其神秘的面目,那城市的喧嚣声浪,那乡村的寂寞炊烟,那午夜的孤独歌声,那廉价化妆品的香气,都仿佛扑面而来。中国画到了郜科这样的画家手中,展现了时代与生活的魅力,展现了个性的魅力,展现了思考的魅力,展现了灵与肉的欢腾与迷茫,展现了肉欲的泛滥与膨胀,展现了灵魂的飘泊与空虚。一个艺术家在特定的时代里生活,他的艺术如果不能与这个时代声息相通,不能与这个时代同喜同悲,而只是步古人后尘,拾古人牙慧,画些梅兰竹菊亭台轩榭江山松石,他的灵魂到哪儿去了呢?我喜欢郜科的画,就因为它新文人画的形式之下,充盈着生活的驳杂,极具厚度和弹性。

                                                                  好汉郜科

                                                             ----潘小庆

  郜科,是我所熟悉的画家中最具有侠义风骨的汉子。

  他,身为《雨花》杂志的美术编辑,除了按时完成每月定期出版的封面和版式设计,还四处组稿,编排漫画专栏,有时有些新世说、随笔之类的文章,很忙,很忙。

  好在他又一副结实的身板,还年轻,经常熬夜――看书,写字,画画。第二天,照样上班。

  郜科画画,没有文凭,全靠自学。在北海舰队当兵,他就开始用漫画的形式――一支笔,一张纸,简简单单,就将战士们的学习、生活、操练……表现得非常生动、有趣。部队首长到炊事员,都喜欢这个南方去得小伙子。

  郜科字复员回到家乡,因其豪爽的性格,结识了很多朋友。其中,马得、柯明、朱新建、原小明……对他影响很大。他以“笨鸟先飞”自勉。速写本从不离身。

  每天工作再忙,夜幕降临,躲进自己的小画室,写一条字,画一幅白描,这是必须做的作业!,因此,他的字画大有长进。

  全国大小报刊,如《讽刺与幽默》、《新华日报》、《服务导报》、《东方文化周刊》等,经常能看到他发表的作品。老百姓身边的事,在他的笔下描绘的有声有色,诙谐、中肯。在他家,我还看到几件国际上颁发所得获奖证书,金光灿灿,好家伙!

  也许,他对小打小敲已不过瘾;也许,他对中国画坛的形形色色有点憋气……显然,想法多多,不甘寂寞。有天见他,搬出了数量吓人、已经装裱好的彩墨画作――多是古典和现代的《美人图》。将江南水乡的亭台楼阁,有机地糅合一起。完全是市井式的风情图卷。题款和签名,活生生的金冬心再世,与画中娇姿灵俏,或憨态可掬的人物交相辉映,挺有韵味!有人说他媚俗,也有人说是脂粉气十足,他讲,我就是玩的这个味,那么多的假正经,不都在抢着看《金瓶梅》吗?!……

  原来,他与北京、天津的两位画友,不久将去俄罗斯举办画展,我想,如此“中国特色”外国人看了,会拍案叫绝的。

  果然,郜科的画,在莫斯科,在彼得堡,在……格勒等地展出,极受欢迎,全都卖了!好在纸、笔随身带着,画了再卖……

  异国他乡,举目无亲。一日傍晚,郜科和两画友正离开展所向住地走,在不远处的街头拐角,突然冒出三个小胡子青年,拦住去路,其架势明显是为勒索。高科身边的两位,虽是北方小伙,却是文弱书生,见状早已哆嗦。

  只听郜科大吼一声“哈咿!”并辟开双腿蹲成马步,双臂伸展似太极推拿样,左右慢慢晃动,竟把俄国赤佬惊了个呆,跑了……事后,他讲,大不了打上一架,谁先头破血流,难说。呵,当过兵的人,与众就是不同。

  郜科的侠义,我有深切的感受――

  很多年前,我因家中“后院失火”,居无定所。是郜科知情将我邀至他家住下。

  虽是斗室,每当深夜,他总是先安排我在床上就寝,然后在旁边的地面,铺上被褥,悄悄地陪着睡去。几个月啊,天天如此,并给于许多鼓励和劝慰。铮铮硬汉,竟那么柔情,我永远不会忘怀!
    
                                                                如文之画

                                                         ----孔祥东

  郜科供职于文学期刊,混迹于文人圈中,但他孜孜以求的是绘画,用时髦的说法,他是两栖画家。但为文和绘画终究不同,文章传递的是信息,文中要么是作者的情感,要么是作者的思辨;绘画呈现的是图式,更多需要熟练和技巧。一篇文章通过传媒即可广播天下,决不能再写一篇同样的,而绘画,同样题材的作品可以无限重复,因为每幅作品都是一件绝活,对拥有者说,得到的是同样的美感。

  在文人圈中的郜科,其绘画没有职业画家的习气,多一些为文的习惯。所以我不说郜科的画如诗一般,诗是一种情调,诗可以片言只语,不需要交代来龙去脉,而文更为严谨,需要斟酌字词句章,有结构、有中心,一篇文章就是一个思考的过程或轨迹。郜科的画更如文章,首先,他如写文章一样作画,每张画都是新的思考和感受的产物,不是为表现绘画的技艺作画。我与他相识十几年来,从没见他在一种题材上停留很长时间。其次,他不断对绘画本体追根求源,试图参透中国画的奥妙,以此不断提高自己把握绘画语言的能力。

  如诗的绘画可以寥寥几笔,小趣也!如文的绘画是一种追求,着眼更深更远。我期待郜科的“文章”越做越好,为更为广泛的人群所接受。

  郜科“胭脂主义”画派的浪漫宣泄

  毛泽东曾在50年代说过“中国诗的出路第一条是民歌,第二条是古典,在这个基础上产生出新诗来”纵观中国近当代优秀的美术作品和杰出艺术家似乎也如毛泽东所说的中国诗出路一样。齐白石、黄宾鸿、傅抱石、林风眠、徐悲鸿、刘海粟、关良、钱松岩、李可染、陆俨少以及当代中青年独树一帜的艺术家似乎都没有离开这个理论的指导。

  郜科在绘画艺术和市场的成功也印证了毛泽东这句话。当代旅法画家严培明说:“毛泽东是形象,也是一段中国的历史,我本人没有历史,他们不知道我是谁”严培明的这句话很能代表当代人用全球眼光和世界语言来判断中国或者中国的艺术和艺术家。

  80年代郜科从海军北海舰队美术员退役到南京电影公司从事电影广告宣传绘画。那个年代,能在电影院里画海报是很让人羡慕的,几天就要画一个大头像,不但色彩鲜艳,重要的是要准而传神。那时电影院美工都有自己的大画室。郜科在南京画海报很快有了名气。他的画室也成了“小沙龙”。现在南京大小有名气的画家或者是作家、演员当年都爱到他的“画室”畅谈艺术。一次全国电影海报展获奖改变了郜科的命运。从此他接触到了更多的名人、名家。在全国上下也有了相当的知名度。很快他被调到了江苏省作家协会。郜科在艺术上食性杂,国画、版画、油画、漫画、水粉、插图设计等他都有研究,甚至写小说、散文所以他在《雨花》文学月刊作美术编辑的同时又担任栏目主持人。

  应该说,江苏的85新潮艺术奠定了中国“85艺术新潮”的基础,当时江苏的85新潮组织、策划者有杨志麟、管策、郜科、丁方等人。85新潮后,郜科又开始拿起了毛笔与余启平、常进、朱新建、王孟奇、刘二刚、徐乐乐、范扬、何建国、田黎明、张羽、邹建平等进入中国古典文人画与后期法国印象派德国表现主义的吸收、传承、发展的探索。后来一部分人形成了“新文人画派”的代表人物,一部分则因改革开放后被国外艺术机构邀请出国。郜科当时就被法国、意大利以及前苏联艺术机构邀请,由于他对前苏联文化艺术热爱的基因而前往东欧、北欧进行艺术考察和个人巡回展。出国前,他的作品已被英国、法国、荷兰等国的收藏机构和博物馆看好并收藏。按当时的价位,郜科一尺左右重彩作品已是一百到二百美金收他作品的大部分是驻京的各国大使馆官员、外企高管、律师及西方职业记者等。在莫斯科中央美术馆和前苏联前卫艺术家诞生地,别拿耶夫现代美术馆举办个人展览时俄罗斯艺术记者评论郜科作品有中国“胭脂味”。1994年郜科作品在英国伦敦展出时被艺术媒体定为“当代中国‘胭脂’主义”画派的代表人物。

  怎么会形成这个“胭脂主义”名称呢?郜科曾接受外国记者与美术馆策展人采访时说:“我的画是来自中国民间艺术的,就象夏加尔的作品来自于俄罗斯民间艺术,毕加索来自于西班牙民间艺术、莫迪里阿尼来自于古罗马古希腊瓶画一样。

  郜科以为,中国古典绘画的杰作,特别是人物画都来自于中国民间艺术的启发。从汉砖到墩煌壁画,民间木刻以及剪纸到中国的服饰、图案、漆画图案。都是中国文人山水、花鸟、人物工笔、写意的“母语”他认为西方文人用来做造型基础训练的石膏,对中国造型基础练习而言,应该是中国的民间木雕。东、西方造型语言有着根本上的不同。马蒂斯,毕加索等西方大师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

  由于郜科多年研究中国古代宫廷画人体,因此得出一个结论,民间欢天喜地的“中国红”随着人文的发展,由大俗到大高雅升华到了高雅的胭脂色,浅降色,黑、白、灰和稳而饱和的丹青色。所谓丹就是红色。虽然中国红有朱砂、大红、朱磦等但能有中国东方妩媚而又不俗不艳的就是胭脂色。近几年随着人们对观念艺术的热衷。一谈到观念、抽象常常拿中国的园林、太湖石来比较。认为中国抽象审美观早就先于西方艺术千百年了的说法,这也不是没有道理。单就胭脂色相来说,特别溶于中国水墨色,对西方人来说,是中国东方的神密色,对中国人来说则包含着高贵的暧昧。

  郜科在国外时发现一个问题,谈及什么是中国文化代表时,你会发现外国人归纳的几个单词代表中国文化;中国菜、中国茶叶、磁器、饺子、丝绸、李小龙、功夫、毛泽东、山水画、宋词、春宫画、这其中磁器、春宫画国、山水画与绘画都是有关系的。外国学者对春宫画有两种认识,一部分是性上做文章,一部分则是从美学、艺术上敌文章。郜科曾跟采访他的国外艺术记者谈到中国画色彩和春宫画,他说,其实国外的莫迪里阿尼、马蒂斯等作品里己受日本浮士绘的影响。而日本浮士绘来源于宋元。宋元花鸟画里常常隐藏着诱人的胭脂色。这种胭脂色,在中国古典诗词、戏剧里也能常能读到看到。那就是高贵、妩媚、撩拨人。后来,俄罗斯艺术媒体和英国泰晤时报把郜科这种画风称为中国当代“胭脂主义画派”

  郜科近几年纸本作品仍然是重彩的胭脂人物,水墨写意也是略加重彩。他的造型语言具有明晰的个人特征和独特艺术魅力。他的作品越来越引起批评家,公众、收藏家、艺术市场的和认可。他的作品有一个层层递进的发展势头,郜科的艺术作品不迎合时尚却又不被主流艺术排斥,因为其强烈的个人语言和艺术风格。所以人们从他的作品来定位市场,而不像一些盲目收藏艺术品的人以画家的政治地位而定价。郜科的艺术品市场被众多投资者认为是颇有发展的潜力股。

  另外,郜科作为两栖艺术家,能写、能画,又作过报纸、杂志的编辑、栏目主持人同时还画过大量插图、漫画。丰富的经验与广博的知识给了他作品更丰厚的内涵,从而使其作品生命力常青。

  最近郜科给画家新起名为“野行轩”,新号定为“笛耳”,这似乎又激活了他的第六感,特别是这个“耳”他,他说童年五岁时就无师自通的通过一只廉价的笛子学会了吹笛、而且还上场表演过独奏。他自学笛子是靠耳朵听出谱的。他说某些时候,耳朵比其他任何器官都敏感。胭脂主义――郜科――-野行轩主人――笛耳最近又与著名油画家邢健健开始了“胭脂主义画派”的油画合作。这在中国尚属首创。我们期待这两位“胭脂主义”画派的创始者,早日创作出新的作品,并在艺术上取得更大突破!按郜科所说,不变法就会吃老本,重复自己,这样在艺术上是难以进步的。因此应该像中国古代大师和西方艺术大师学习,努力、进取、创新!看郜科的画,真能在他的境界里得到太多的人生启迪和艺术享受。它如诗如茶!
 
   
  郑重承诺:凡在本美术馆购买的作品,均保证为真迹,如出现赝品,保证终身包退
冀ICP备10204299    可心斋美术馆  版权所有        网址:www.kexinzhai.com
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513256901    联系人:刘新马    画廊地址:河北省沧州市运河区北京路文化大厦5楼《可心斋美术馆》
电子邮箱:kexinzhaihualang@163.com  联系电话:13930769792  邮编:061300